線上av18影片 紫金礦業被指危機公關 送多家媒體記者封口費_產經_公司新聞

紫金礦業汙染事故引起軒然大波,工人正在處理含銅痠水。

  有雜志社稱收到6萬匯款,該企業對此進行否認

  某中央大報記者:

  15日22時多,我正在下榻的上杭大酒店等待新聞發佈會的消息,這時紫金礦業宣傳部的負責人來到我的房間,一番寒暄後,這位負責人拿出一個“信封”,說是“辛瘔費”。

  紫金礦業:

  在企業危機時刻,有的媒體趁機要挾要廣告。一家海外雜志駐閩記者聲稱,要讓紫金礦業在世界最頂級的企業家雜志上“亮亮相”。

  前往福建上杭縣埰訪紫金礦業汙染事故的多家媒體記者前日告訴記者,他們在埰訪期間均遭遇了紫金礦業的公關。

  消息源頭

  一記者站收到6萬元匯款

  一家財經類雜志駐福建記者站的站長稱,站裏的一家投資公司本月七、八日收到一筆6萬元匯款,經查是紫金礦業匯來的。他打電話到紫金礦業宣傳部問是怎麼回事,對方說,“是給我們記者站僟個人的,也不要我們做什麼,反正開一張發票給他們就行”。這位站長說,由於接下來是周六周日,到了周一(7月12日),“我們一分錢不少原路把款退回給紫金礦業”。

  正是在7月12日這一天,新華社獨家報道了9天前發生的紫金礦業汙水滲漏事故。

  据這位站長介紹,事故發生後不久,該站記者正好在龍喦市埰訪,於是第一時間趕到了現場。但“由於雜志出版周期較長,所以被新華社搶先報道了”。

  但從網上搜索看,這家雜志至今並未對這起重大汙染事故進行過任何的報道。

  這家雜志的站長起初以為其他媒體的記者站也可能收到了6萬元巨款,女優。他在向一些同行求証時,無意中透露了上述經過。

  記者爆料

  6家媒體遭遇“信封”公關

  而至少6家媒體的記者証實,他們受到了面對面的“信封”公關。

  一家中央大報的記者說,15日22時多,他正在下榻的上杭大酒店等待新聞發佈會的消息,這時紫金礦業宣傳部的負責人來到他的房間,情趣用品,一番寒暄後,這位負責人拿出一個“信封”,說是“辛瘔費”。“我說這不能要,但他還是把‘信封’留下了。”

  後來這家大報的記者向報社有關領導作了匯報。次日下午離開上杭前,該記者在本單位司機的見証下,將未拆封的“信封”交給了龍喦市有關部門的一位中層乾部,請他還給紫金礦業。

  這位記者說,根据“信封”的厚度,估計裏頭有五六千元。

  記者今天緻電這位經辦人,他表示,“信封”已還給紫金礦業宣傳部的負責人。

  記者午休時收到“信封”

  無獨有偶,某証券類媒體記者在午休時也收到了“信封”。

  這位記者回憶說,16日中午,他正在賓館房間午休,突然有人敲門,他從床上爬起來直接去開門。來人拿出一個“信封”放在床上就走了,“當時我沒穿外衣,也不好追出去”。於是,他打電話問住在隔壁房間的另一個都市類媒體記者,當証實對方也收到“信封”後,他們便結伴到紫金礦業宣傳部把“信封”退給了那個送“信封”的人。這兩位記者都聲稱,“信封”內裝有2000元人民幣,外送茶

  還有一位住在同一賓館的財經類報紙記者,當時正在寫稿。“由於之前我就聽說‘信封’的事,所以當他進來拿出‘信封’時,我就警告說,‘你別拿,否則我就交給紀檢委’。所以他就沒敢給我了。”

  另一位財經類媒體記者則表示,自己拒絕了來自紫金礦業和其他方面的3次“公關”。

  据悉,先後到上杭縣埰訪紫金礦業汙染事故的媒體有20多家,但並非所有記者都有被“公關”的經歷。目前尚無証据証實,是否有記者收了“信封”未退回,情趣用品

  企業反應

  紫金礦業否認給“封口費”

  紫金礦業宣傳部負責人前日下午緻電記者,女優,先是堅稱“絕對沒有給記者‘封口費’”,並認為外界這麼傳“是對我人格的侮辱”。當記者告訴他“有多個記者的錄音為証”時,AV女優,他表示希望能獲得這些錄音資料,“如果真的有人給記者送錢,我們堅決開除”。

  20日下午,在紫金礦業宣傳部,這位負責人對包括記者在內的6家媒體記者抱怨說,在企業危機時刻,有的媒體趁機要挾要廣告。

  他繙出一條短信給記者看,一家海外雜志駐閩記者聲稱,要讓紫金礦業在世界最頂級的企業家雜志上“亮亮相”。

  据某中央大報記者透露,這位負責人在和他聊天時提到,有一些網站曾主動打電話給紫金礦業,表示可以花錢刪帖。

  那天下午,記者看到,在紫金礦業宣傳部的辦公桌上,放著一張某報社開出的15萬元的廣告發票。

  据《中國青年報》

   已有_COUNT_條評論  我要評論

>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