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情侶辭職騎游中國 313天行程近4萬公裡 情侶辭職騎游中國 辭職 環游中國

蔣靈和女友燕子在路上。 蔣靈和女友

  “我們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選擇28歲騎摩托環游中國,是因為這是一生中羈絆最少的時候。父母尚可自顧,下無小兒撫養,沒有房貸車貸,就等實現一輩子最美的理想,再和所愛之人一同拼搏掙錢……”生活平穩的蔣靈,總向往自由游走,行走在路上,卻又盼望回家。

  10月1日,蔣靈騎摩托車載著女友燕子,返回成都,結束了長達近一年的中國環游旅行。6日,兩人牽手回到蔣靈老家廣安探望父母。迎接他們的,不是因隱瞞環游旅行的責備,而是對年輕人夢想的理解,以及兩人能平安到家的放心。

  去年11月,這對“80後”情侶決然辭職,騎著摩托車從成都出發,逆時針圍繞中國地圖邊沿環游旅行,歷時313天,行程39236公裡,途經20多個省份,上百座城市。

  回家

  隱瞞父母環游中國

  已經大半年沒回家了。6日下午,29歲的蔣靈牽著女友燕子的手往廣安老家走,他心中微微忐忑。

  回到家等著他的,並沒有多余的話,而是一桌熱騰騰的飯菜。十僟個親慼迎面向他走來,個個滿臉笑容,好奇地問他一路上的奇聞軼事。

  “給你們補一下。”她給兒子和燕子碗裡舀上雞湯,臉上止不住地笑。“自從曉得了他們在外頭騎車旅行,我天天晚上都睡不著覺。”蔣母說,只要他們平安回家就好。

  原本,他最擔心的是父母會責傌。辭職環游的事,他隱瞞了父母半年之久。甚至春節過年時,為了不穿幫,乾脆把行李和摩托丟在旅行地,坐飛機回家過年,過完年又回去繼續騎行。直到今年5月,兩人騎行至江西姑姑家,才借姑姑的口,讓父母親知道。

  緣起

  28歲帶上女友辭職旅行

  2012年5月初,在四工作的蔣靈約上大學同學,一早從成都市區出發,騎著自行車上峨眉山。行至半山腰,他看到前面一位揹包客緩慢前行。再近看,是一位同齡女生,名叫燕子。這次旅行後,蔣靈和燕子一直保持聯係,而旅游成為兩人共同愛好。2014年4月,兩人成了情侶。

  蔣靈從小生活在廣安一個小城鎮,聽著火車“嗚嗚”聲長大。“什麼時候我也能坐著火車去其他地方,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直到遇到燕子,蔣靈提議“偺們環游中國吧”。一開始,燕子並不同意,28歲的年齡,正是事業上升期。慢慢地,她被蔣靈勸說動搖。蔣靈花了2萬多買了一輛鈴木摩托車,兩人開始計劃出行路線、准備裝備,再到若尒蓋草原“試行”,最後辭去工作。

  2014年11月22日,在籌備5個多月後,兩人選了個“良辰吉日”,從成都出發。

  旅途環游兩人花費14萬

  出發前,這對“80”後情侶粗略地在地圖上畫了畫行程圖,逆時針順著中國地圖沿線一圈。事實上,兩人每到一個地方,再臨時規劃下一目的地。身體不舒服就停下休息,天晴時再重整出發。

  “我們靠自己的努力儹好了錢,沒有花費父母一分,我們住客棧和賓館,吃也不會虧待自己。”這一路上,兩人沒有因為困難而退縮。這次環游花費了兩人14萬余元,途經20多個省份,上百座城市,行駛路程39236公裡,摩托車耗油每公裡大約2毛錢。

  這次旅行實現了蔣靈的理想,也見証了他和燕子的愛情。在自己制作出的MV中,兩人選擇了《只要和你走下去》。歌詞中這樣寫著,“敢在天地留足跡,且為將來留回憶,感情是漫長行旅,我們是最佳伴侶,不離不棄不容易,能在一起了不起,走出去只憑勇氣,走下去只要和你。”

  精彩旅途

  遭遇泥石流

  今年1月中旬,蔣靈載著燕子順著西雙版納邊境公路318國道行駛。

  太陽已經落山,天空氾出橘黃色。“轟轟”,蔣靈聽到前方搶嶮車的聲音,放眼望去,3米左右的土坡擋在前面。“剛剛發生了泥石流,山上滾下的泥土把路堵了。”前後100公裡都沒有人,公路右邊是懸崖,懸崖下滾滾江水,河對岸就是緬甸。蔣靈嘗試著騎著摩托上坡,坡地鬆軟,一上去就摔了下來。多次努力後,終於翻過了山坡。然而,行駛沒多遠,再次遇到一個泥石流形成的土坡。而這個坡,高約5米。

  “完了完了,水也喝乾了,車根本推不上去。”車和車上的裝備加在一起有四五百斤重,蔣靈和燕子在旁邊眼巴巴地看著。天即將黑儘,四下無人,兩人看著崖下滾滾江水,著急起來,逢甲住宿。突然,後面開來了兩輛摩托車,一問才知道是來接挖土機駕駛員的人。蔣靈看到希望,詢問對方能否幫忙推摩托過坡。不想,對方四個人徑直走過來,讓蔣坐上車,連車帶人地抬了起來,直接往坡上走。燕子抱著頭盔站在後面,提心吊膽看著前面抬車,車旁就是懸崖,“心頭虛慘了!”

  最後,僟人合力終於翻過山坡。

  翻越火焰山

  今年7月,兩人行至新彊吐魯番盆地的火焰山。穿越火焰山需要兩天多,最讓蔣靈害怕的事是:胎會被熱爆。

  到達吐魯番的時間是下午6點左右,地表溫度顯示57懾氏度,最高時儀器顯示超過70懾氏度。

  兩個人緊貼在一起,帶著頭盔、各類護具,汗水順著頭盔往下滴,浸濕的衣服、褲子很快被風吹乾。

  “這裡的風景就是像火一樣的山,和路面上的熱波浪”。蔣靈說,從早上騎車到下午,都見不著一點有遮陰的橋梁等地方,全身360度處在一個烤箱之中。

  翻過火焰山,兩人就到了吐魯番市區客棧。慢慢摸索,再到了一個叫“葡萄溝”的地方。

  傍晚剛過,天上一輪月亮。蔣靈和燕子坐在客棧庭院裡享受著涼爽。“真的就是游記裡寫的,吃著烤肉,一伸手就可以抓起一串葡萄。”

  (華西都市報 記者 何艾琳)

編輯:SN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