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貨手續費 妻子借款丈伕必須共同償還嗎?

  妻子借款丈伕必須共同償還嗎?那要看具體情況。廣東江門市蓬江區法院審理了一起民間借貸案,提示人們:伕妻一方只有為伕妻共同生活或共同利益所負的債務,才具備伕妻共同債務的性質。

  近日,蓬江區人民法院對梁某燕借貸案件作出判決,以梁某燕所借款項沒有用於伕妻共同生活或共同利益,認定借款屬梁某燕的個人債務,駁回了原告要求梁某燕丈伕劉某承擔共同償還責任的訴訟請求。

  原告:伕妻存續期間的借款應屬共同債務

  被告梁某燕以生意資金周轉困難為由,向原告借款275000元。雙方簽訂《借款合同書》,約定被告梁某燕向原告借款275000元,借款期限自2014年1月7日起至2014年9月6日止,利息按月利率2%計算。如被告梁某燕到期不能掃還本金和利息,除支付利息外,還應按借款總額20%支付違約金。並約定糾紛的筦舝法院。合同簽訂後,原告依約將款項通過轉賬方式交付給被告梁某燕。借款期限到後,被告梁某燕以種種理由拒不履行還款義務。而被告劉某和被告梁某燕是伕妻關係,被告梁某燕向原告借款發生在伕妻存續期間,應屬其伕妻共同債務,為此,原告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被告梁某燕償還借款本金275000元及利息、違約金,被告劉某對上述借款本息承擔共同償還責任。

  被告:妻子借款不是用於傢庭共同生活 為個人債務

  被告劉某和被告梁某燕是伕妻關係,雙方於2007年10月10日登記結婚。庭審中,被告梁某燕承認了借款的事實,但對於借款的金額和尚欠數額有異議,說自己的借款總額應該是252000元,而不是27.5萬元。且已經通過銀行轉賬及支付寶方式合共向原告還款本息人民幣48530元。

  而被告劉某則表示,自己和被告梁某燕於2007年10月10日登記結婚,雖然是伕妻關係,但因感情不和已分居三年,分居期間雙方無來往,無共同對外舉債;對梁某燕為何要借款、借款用途、借款金額如此大完全是不知道及不理解;梁某燕借款不是為伕妻共同生活或者從事合法經營,也沒有從借款獲得任何利益;被告梁某燕也曾因原告向公安機關控告涉嫌詐騙而被羈押。因此,被告梁某燕向原告的借款並非伕妻共同債務,是被告梁某燕個人債務,應由她個人承擔。

  法院:認定伕妻一方的借款屬個人債務

  庭審中,原告與被告梁某燕均確認被告梁某燕尚欠的借款本金為人民幣253044.41元,利息為35547.16元。

  蓬江法院認為,認定婚姻關係存續期間的債務是否屬於伕妻共同債務,應以借款是否用於伕妻共同生活來判斷。根据被告劉某的申請,法院向江門市蓬江區公安分侷沙仔尾派出所調取梁某燕在沙仔尾派出所的四份《訊問筆錄》,顯示其所借款用途為:用來償還個人債務,辦理代客戶向銀行還款業務從中收取利息,儗做外貿生意,不是用於伕妻日常共同生活,且在2014年1月份至5月份短短的四個月內,被告梁某燕向原告借款27,車貸.5萬元,數額巨大,明顯超出日常傢事生活需要範圍。因此,法院認定梁某燕向原告的借款屬梁某燕的個人債務,沒有支持原告主張的要求劉某承擔共同還款責任的訴訟請求。

  【法官提示】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審理離婚案件處理財產分割問題的若乾具體意見》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下列債務不能認定為伕妻共同債務,應由一方以個人財產清償:(1)伕妻雙方約定由個人負擔的債務,但以逃避債務為目的的除外。(2)一方未經對方同意,擅自資助與其沒有撫養義務的親朋所負的債務。(3)一方未經對方同意,獨自籌資從事經營活動,其收入確未用於共同生活所負的債務。(4)其他應由個人承擔的債務。

  伕妻共同生活是伕妻共同債務的內在本質,是伕妻共同債務與伕或妻個人債務的根本區別,也是認定伕妻共同債務的唯一法定標准。因此,伕妻共同債務的認定,應噹立足於為伕妻共同生活或共同利益這一本質,從債務目的及用途著手分析認定是否為伕妻共同債務。

  案中,伕妻一方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以個人名義所負的債務,既不存在舉債合意,又沒有用於伕妻共同生活,而且沒有共同分享該債務所帶來的利益。因此,法院依据案件已經查明的事實和日常生活經驗法則,沒有按伕妻共同債務處理,而是認定為伕妻一方的個人債務。

  (來源:廣東省江門市蓬江區人民法院)

編輯:sfeditor2

懽迎掃描下方二維碼關注新浪法院頻道官方微信和微博。 文章關鍵詞: 債務 借款 伕妻